页面载入中...

再烧就灭绝了 针鼬脊柱被澳大利亚山火烧化

admin chinesehomemade103 2020-01-21 438 0

  李翰星的干爹陈书漟19岁进矿,37年间每天都在八百米的井下工作,虽然张牙舞爪的煤有些可怖,煤矿人却有实实在在的骄傲,十几年前,他就有上万元月工资,普通工人也有七八千元,大批外来务工者北上“淘金”。

  那时鹤岗还叫兴山,在兴山人眼中,最好的工作地点就是矿务局,市政厅都没人愿意去。

  说起南山矿的辉煌,头发花白的陈书漟又多喝了几口啤酒,地下巷道里灯火通明,比饭馆还宽敞,矿里的大面包其他地方瞅都瞅不着,每天还有保健饭,年节时猪肉鸡肉肘子都是一箱箱发,夏天还会定制平安伞。

  2003年到2009年,鹤岗GDP增速保持着2位数,人们以为生活就会一代一代这样过下去。直到2013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同比下降了9.5%,当年市政府工作报告开篇即是:“过去的一年,我市经济社会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早在2011年,鹤岗就已经被正式列入了全国第三批资源枯竭型城市,城市中央的矿坑冷清了下来。“我们矿上原来有一万人,现在只剩下两千多人。”不止陈书漟所在的南山矿,鹤岗市的大小煤矿无一不进入寒冬。

  一直生活在矿区的他说:“父辈养育我们,我们养育孩子,都是靠这口矿,孩子出生的时候,以为孩子也会继续在矿上,在矿上干了一辈子,心里割舍不断,现在很不得劲。”

  记者在鹤岗遇到的十数位出租车司机,几乎都拉到过外地买房客。狱警刘齐兼职开出租车,他还能清楚地记得拉到的三位乘客是从哪里来的,他随口就唠:“为啥这么便宜?棚户区改造,房子多人少,供大于求呗。”

admin
再烧就灭绝了 针鼬脊柱被澳大利亚山火烧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