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故宫将与世界旅游博物馆深度合作

admin 和爹爹的孽欲情缘 2020-04-26 351 0

  画笺小展纸短情长诗意悠然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丰富北京市民的春节假期生活,我们在齐白石旧居纪念馆还将举办“纸短情长——齐白石画笺的诗情画意”展,此展览是国内首次对齐白石画笺艺术的总结。

  齐白石画的信笺,趣味生动,老少皆宜。民国笺纸店选择白石老人妙趣盎然的花鸟鱼虫,神态可掬的人物形象,通过木版水印的方式印制在宣纸上,制成信笺,作为案头清供深受人们的喜爱。齐白石画笺,多会题契合画意的诗词,加上齐白石单刀法自刻篆书印,以及南纸店的随形印,小小一张笺纸,可谓集诗、书、画、印于一体,意蕴悠长,赋予诗意。

  展览将分别介绍笺纸的历史发展、梳理齐白石使用和制作笺纸的历程、齐白石画笺的特点、喜爱齐白石画笺的民国文人、画笺的制作方法。并将以实物形式展示中国几部最具代表性的笺谱。包括中国最早的笺谱《萝轩变古笺谱》,崇祯十七年(1644年)胡正言采用饾版、拱花刻成划时代的木版水印精品《十竹斋笺谱》,以及被称为“中国木刻史上断代之唯一丰碑”由鲁迅和郑振铎合编的《北平笺谱》。还会展示笺纸的制作工具,如木板水印所用“饾版”等工具。展览还将以展板、笺纸笺谱展示、多媒体展示等形式和互动体验环节,为观众认识中国传统笺纸文化,理解和欣赏齐白石画笺艺术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看完这个展,才发现我们刻板印象中落后封闭的吐蕃王朝,曾与世界各地有着如此广泛的联系。通过多条联络唐王朝、中亚、南亚等各地区的国际通道,吐蕃“拿来主义”般引入、吸纳了大量来自大唐、尼婆罗(今尼泊尔)、印度、波斯萨珊、粟特的艺术品和制作工艺。这次吐蕃大展,期待一窥湮灭于历史风尘之下、曾经与大唐、阿拉伯三足鼎立的王朝的缩影。

  这次展览的第三-六部分通过 “吐蕃贵族盛装”、“贵族营地:丝绸和金器装饰的帐篷”、“贵族飨宴”、“贵族狩猎”四部分来描述考古发现的7-9世纪的吐蕃时期,并与已知的大唐(如懿德太子墓文物)、萨珊器物进行对比,以期比较出我们不熟悉的吐蕃。展览基本上都是用文物说话,因为吐蕃的信息量太少,太多未知,所以大家会感兴趣,自然对展陈没有太高要求。展览中最亮眼的有3件/套文物,虽比不上禁出文物,但即使在国内,也应为省级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级别。

  左挂锦来自普兹利克,右挂锦来自阿贝格的两大幅主要用于装饰吐蕃贵族的营帐的团窠对鹿纹大幅挂锦,几乎代表了7世纪中期至8世纪丝绸之路沿线织造工艺的最高水平,似为蜀锦,应是从南诏进入吐蕃,但图案大概率是吐蕃或萨珊定制。除去正仓院,秒杀其他出土同时期丝织品。而把故宫青釉龙柄凤首壶和李贤墓胡瓶作为背景的普利兹克基金会收藏的金胡瓶,是已知同类器具中最大的一种,外形华丽精美,饰有凤鸟纹、鸳鸯纹、狮纹、羊纹和有翼独角兽纹等大唐萨珊兼有的图案,可能这就是吐蕃的风貌。普利兹克基金会收藏的出土于西藏的马具包括一套鎏金马鞍、马具上的若干金属饰件,共81件,是迄今为止所见的吐蕃文物中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套马具。该马具有保存较完整的前桥和后桥鎏金包片, 均呈拱桥形。由于鞍体可能也为木质, 所以出土时已完全腐朽, 仅余前后桥的金属包片。马首的鎏金叶形饰片, 上面饰有对狮等动物纹样,虽标为粟特或吐蕃,但与唐代“杏叶 ”类似。(孙机先生提及的卢芹斋旧藏铜杏叶)。

  这次展览的两个合作方都是不常出来参展的。对于主办方之一普利兹克艺术合作基金会来说,是他们首次举办的国际大展。另一个瑞士阿贝格基金会是世界著名的纺织品文物收藏机构,其藏品以丝绸之路沿线纺织品为主,兼顾与其纺织藏品展示研究相关的雕塑、青铜器、玻璃器等艺术品。这次参展的绣宝座上带皇冠的国王形象纹饰织锦、金饰片、团窠鸳鸯纹金饰件、团窠对雉纹马鞍鞯,都是难得的丝路精品。

admin
故宫将与世界旅游博物馆深度合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